博学日新•Herthatha

主德甲,仁塔双担。电厂本厂,高速本路。十年凯尔特人球迷。国家队德国+波黑。博学日新是高中校训。

对于贵德的失利,我既不吃惊,也不难过。
这一点让我吃惊,而且难过。

我不享受比赛,我只享受漂亮的胜利。

再见世界杯,我的platte可以回柏林,别人就算了吧。

进不了四强什么时候回家都一样。

何况我只想要冠军,四强拿太多没意思,我想回柏林。

作为德国队球迷,我不享受比赛,我只享受胜利。

我们家的platte感觉还不错,希望大家资磁他一下,以上。

【填词】红玫瑰(利物浦&罗马无差?)


红是利物浦烙印心口
红是罗马红般平庸
照片上忘记名字的英雄
尘封着光荣
从逆转了的时候
期待的只是他的面容
按下心跳悸动
数着秒钟 等终场哨声
你说逆转从来太沉重
过度玩梗  过期跟风
原来命运  故作随口言中
重逢一刻  却要落下剧终
故事尽头谁强撑笑容
怎样谢幕能算够隆重
相握的手  也看似由衷
去吻奖杯的锈渍侵入齿缝
才入梦

只写了罗马视角……等一个利物浦球迷写下半首
怎么感觉越看越像萨拉赫╳罗马

【287】灯火阑珊

(虽然极短但是我好歹填坑了啊。)

【1】

曹赟定第一次在年假的时候离开家乡。

南京的天气与上海相仿,只是要更冷些,热闹的人群冲散不了潮湿阴冷的雾气,簇拥着烟火的灰烬,一片迷迷蒙蒙。

刚刚开始抽条的少年身高不及他,步子大了就会落在后面。他性子又偏生太急,从来也等不得,只顾扯着人往前走。

武磊被他拉得踉跄了几步,便不肯再动,牵着他的袖子抬头直直望进他眼睛里去。

那样的眼中大抵是跃着烛火的温度的,他似是被灼伤了,心口一疼,留了浅浅一道印子。

“慢一点好不好,又不急的。”武磊的声音还是怯生生的,怕他似的。

他还不懂事,又太懂事,干脆直接背起了武磊,拨开人流的缝隙赶去目的地,好像晚一些就会错过什么重要的事情。

武磊在他背上一直也没有调整到舒服的姿势,他只觉得有热量游移,湿润温热的呼气打红了他脖颈暴露的皮肤。

他恍惚了一下,手臂上的力就松了,武磊大约是慌了神,紧紧箍在他脖子上,有些喘不上气。他赶快收拢了手臂,在滑落下去之前把人重新兜了上来。

伏在他背上的呼吸都乱了套,幸福的影子笼过他的心脏,他听见自己问,“你要勒死老子吗”。然后在嗫嚅不成整句的道歉开始以前恶狠狠地瞪了回去。

赶到河边的时候,花灯散落着流满了水面。他那时还没习得秦淮风月之类的词句,满心只觉得真是好看。一旁瞥到武磊的手冻得发红,顺手便攥到了掌心。

冰凉的触感让他一个激灵。

【2】

他醒了。

END

【287+吴磊】人生无处(2)

阳光的强度尚不足以穿透厚重的窗帘,武磊就被自己的生物钟唤醒了。

酒店的气味不管他经历过几番几处,就算不尽相同,也都是一样沉闷,带着颓败线似的意蕴。他眯着眼睛打量着吊灯,似乎这样就能想起来这是上海的哪一家宾馆。

说得好像自己是情场老手一样,他不禁闷声笑起来,腹部震颤之下人倒是精神了不少。

于是武磊干脆就坐了起来,像他以往在陌生的环境中的行为一样。身体除了饮酒后的疲倦之外似乎并无其他不适,他能看到的皮肤毫无异常……

这样说来倒是真的没有发生什么了……嘁,说好的酒后乱性呢?他至少松了一口气,尽管这完全不符合他的期望。

身旁的床垫上似乎还残留着陌生的气息,枕套上留下的短发至少证明昨天晚上的人是男性……总,总不会是铁T吧。昨天的衣服浸过酒,又被随意堆在沙发上,显然不能再穿。对方倒是还记得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至少衣服没有乱扔,钱包跟手机也大大落落地摆在茶几上。银芒一闪而过,他便眯了眼去看——申花的队徽?

上港头牌跟申花男球迷酒店开房,这个标题绝对能上微博热搜。

他只披了浴衣瘫回床头,等浴室里的水声结束,好出来谈谈。

他什么也没想,还是走神了。曹赟定一出来就看到他呆愣着的样子,眼睛反倒要比平常大上几分。

从前的坏小子忍不住起了逗弄人的心思,悄悄凑到他面前哈了一口气。

劣质牙膏的薄荷味道让人有些头晕,他这时却想起来自己一直没有刷牙,颇为无地自容。

然后才发觉面前的是老熟人了。

他下意识地向后闪开,腿在被子的压迫上无法协助保持平衡,整个人便重心不稳要磕到床头上——

他做好了一声闷响和后脑一疼的准备,闭上眼睛而且咬紧牙关,放任重力的作用。

手肘被另一种力量扣住了,他僵了几秒钟才睁开眼睛,曹赟定的手攥得他胳膊发疼。

他看着那个人帮他揉着大概会被掐成痕迹的地方,表情中的戏谑都懒得加以掩饰,却问他,“没吓到你吧?”

这样就客气得过分了啊,曹赟定。

TBC

不如猜猜我™什么时候才能写到车。

给大家介绍我列表的一个大佬。

墨家7少:

不知下次国足的比赛还能不能看见张五爷的大花臂

【小双门将】结发受长生


应该是在一个寻常到就算被忘却也不应该有怨言的午后吧。

他们一起躺在一株高大乔木的树荫下,在一片汁水冲盈的草地上,数着树叶漏下的光斑,无聊到随时可以睡倒入春天深处。

如果不是管理员来赶走他们的话。

年轻的时候脸皮要更薄,他拉着颜骏凌一溜烟跑没了影,到了没人的角落又忍不住看着对方笑,轻喘着气坐在长椅上。

颜骏凌的头发缠上了一根枯草,他在帮忙整理的时候总是忍不住要多揉上几把。掌心抚过的头发触感趋于温暖干燥而且柔软,顾超突然没头没脑地想起来一句诗:“单衫杏子红,两鬓鸦雏色。”他被这种异常文艺想法逗得忍不住笑出声。

手中蓦地一空,是颜骏凌转头看着他:“你笑什么呢?”

“笑你好看,”顾超堪堪止住笑意,让他坐回原来的位置,“别不信啊,我说真的。”

大约曾经的都是美好的吧。那个时候的他们一个比一个随性,一个比一个不讲究。几乎去哪里都不会有人格外注意他们——除非是因为身高和长相,籍籍无名到甚至没有人去买他们的胜负。

他离老还远着,却觉得自己把青春都抛在了那个岛上。
后来的他们都足够好,好到理应天各一方。

但他走得又不够远,便时刻回头都能望见,望见一眼看不穿的过去。至少他仍然习惯也有机会去帮他梳理头发,哪怕一年只有寥寥几次。

他记得颜骏凌还不会用发胶的时候,裹乱的头发都是他解开的。

所以他在无意中瞥到“仙人抚我顶,结发受长生”的时候,会忍不住笑到想要哭出声。

【all磊】作者不想给这篇性转取名字(2)

【4】

博阿斯在走进会议室的一瞬间愣了一下,不过很快恢复到神色自若。“哦,傅,这是你的女朋友吗?恭喜你谈恋爱了,但是以后不要再带她来训练场了。”

“emmmm……”傅欢觉得这个问题说出来可能会让自家主教练报警,一时语塞。

“怎么了?我还以为一早上叫我来这里有什么大事,队里已经知道你谈恋爱了,你可以去准备训练了。”

武磊犹豫了一下,还是上前一步鞠了个躬:“教练我是武磊啊!”

博阿斯:“武磊是谁,等等,你说你是我们队里的武磊?开玩笑吗?”

武磊说完了这几天队里的训练计划,终于算是勉强验明正身了。

博阿斯:“我很害怕,队里应该不会有其他人出现这种情况吧?”

助教心里说求您别奶啊。

【5】

搞出这种大新闻,当然要召开全队会议啊。

“应该庆幸的是对手既没有前六的也没有保级区的,再拖两场就放假了。对外就说重感冒无法上场,应该没什么大问题,就这样。”

外援们:“哇,这是神奇的东方玄学吗……好厉害啊!”

博阿斯:“别问我,我不是中国人。”

王燊超好像想到了什么。“玄学的话……会不会是其他球队球迷的诅咒?还有,这个……玄学选择目标的标准是什么?”

武磊:“我怎么知道,难道是按照身材吗?”

颜骏凌:“那样的话太好了,我肯定没事。”

“是啊,一米九的姑娘,又特别黑,可能会找不到对象吧。”

“哇,王燊超你作为队长竟然带头批评队员的长相,你还有没有把我当成父亲?”

博阿斯:“我说,你们还记得在开会吗……算了散会吧,武磊和王燊超留一下。”

【6】

作者终于想起来写一下武磊是怎么发现自己变成了女孩子的了。

“其实过程特别简单,就是……”

“哎呀你害羞什么啊,都是大老爷们有什么不能说的!”颜骏凌急得敲碗。

“就是,我半夜起来上厕所,找不到dio了。”

一群人爆发出了毁天灭地的笑声。

武磊在心里暗搓搓记下了笑的人的名字——算了放弃了人太多记不过来。

TBC